请百度搜索合肥中洁心理咨询中心关键词找到我们!

人际交往

如何才能做到爱自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1/14     浏览次数:    

  为什么会在意他人的看法?
  萨特说过,“他人即地狱。”
  这是哲人的深思,以警醒世人。地狱的反面即是自由。与其坠入他者所造的地狱之中,不如活在自我的存在里。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也不必去解释。
  然而,生活中我们或多或少会去在意他人的看法,这有时合理且正当,有时却又近乎病态。似乎芸芸众生都无法逃脱地狱烈火的炙烤。
  我们为什么会受他人的目光所裹挟?为什么会在意他人的看法?彪悍的人生真的不需要解释吗?
  无论如何,了解一种心理现象背后的机制进而了解自己,才能对哲人的智慧有所回应。
  一、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追溯到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以群居的方式保存生命,使种族得以延续。群体中的行为需要合作,背叛意味着孤立与惩罚。在长期的进化历程中,人类早已具备了觉察欺骗者的适应器,这种觉察往往形成对一个人的评价。尤其在现有比较安全的生活环境中,由生命威胁引发的合作行为已经越来越少见,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顿生,“合群”与“受欢迎”就显得尤其重要。
  这是一种关于印象管理的策略。心理学家ErvingGoffman在1959年提出过相关理论,指出“印象管理”即人们试图管理和控制他人对自己所形成的印象的过程,这一过程背后透露出个体试图以与当前的社会环境或人际背景相吻合的形象来展示自己,以确保他人对自己做出愉快的评价。
  二、抱歉,“我”很博爱
  用文化心理学中的“自我的边界”同样可以解释这一现象。学者汪凤炎在《中国文化心理学》一书中谈及,中西方人讲的“自我”在含义上不尽相同,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含义的大小有差异。西方人讲的自我是真正意义上的个体自我,即个体对自己的自觉与反省。中国人对“我”的界定则宽泛得多,不但包含个体我,还包含形形色色的社会我。
  二是西方人对自我的理解侧重于自己对自己的独立认识;中国人则强调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来理解自我,在中国人心中,没有与他人的交往也就没有了自我。
  香港学者杨中芳表达了对这一观点的认同。他认为,中国人倾向于用“自己”来代替“自我”的概念,“自己”不仅包括了本人,还包括了“自己人”。从文化的角度看,中国人比西方人更加在意他人的看法。

  三、太巧了,“我”是易感类人群
  此外,从个体层面来看,也存在一部分个体比另一部分个体更在意他人看法的现象。这涉及到两个概念。
  1、场依存-场独立
  在心理学中,所谓“场”指的就是外界环境。Hermanitkin认为,有些人在知觉时较多的受到周边环境信息的影响,而有些人则较多受到身体内部线索的影响。因而,较多依赖自己内部参照,独立对事物做出判断而不受外在干扰的称为场独立型;更多地依赖周边环境作为外部参照则为场依存型。毫无疑问,场依存型的个体要比场独立型个体更加在意他人的看法。
  2、依恋类型


  心理学家依据亲密关系的焦虑/回避维度将个体分为四种依恋类型:安全型(低焦虑/低回避)、焦虑型(高焦虑/低回避)、冷漠型(低焦虑/高回避)、恐惧型(高焦虑/高回避)。
  安全型的个体对情感的亲密和相互依赖感到安全自在;焦虑型的个体紧张地依赖他人的认可才会有良好的自我感觉,贪婪地寻求被接受;冷漠型的个体感觉与他人的亲密并不值得忧虑,能够做到自我满足从而拒绝与他人相互依赖;而恐惧型的人由于担心遭到抛弃而避免与其他人建立亲密关系。
  可以看出,焦虑型与恐惧型的个体对他人看法的关注度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而冷漠型的个体也许根本不在意他人的看法。
  我们找到了在意他人看法的合理依据,但生活中总有人被太在意他人看法而困扰,根据黄怀宁的观点,这种困扰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对别人情绪与行为的敏感;二是对自己行为与情绪的压抑,以让外界满意。”而这背后也不乏糟糕的家庭教育等原因。
  纠正的方法可以从认知、情绪和行为三个方面展开:
  认知上改变外控,认识到自己与他人之间的边界,将控制点慢慢转移到内部来。
  情绪上自由表达,自由宣泄,不卑不亢,向外泄而非向内压。
  行为上要主动交往,主动帮助他人,用行为表达自己的想法,学会对抗也学会道歉。
  最后,也许用这四行诗作结再合适不过了。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更多内容,请关注中洁心理咨询微信公众号和新浪官方微博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客服
咨询师咨询师咨询师咨询师咨询师咨询师
在线客服:
0551-65127835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

微信小程序

[向上]